开启辅助访问

27金融网

搜索
27金融网 首页 金融动态 查看内容
中西部人口持续回流 “弱省会”时代将全面终结?
2018-9-22 23:51  十万次进攻  查看: 1084   评论: 0

  人口数量、老龄化程度,已经成为区域观察中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指标。人的价值,正在被重新定义。这两年,一批二线城市发起“抢人大战”,就提供了一个非常现实的注脚。

  除了各城市的“抢人”政策,东部沿海向中西部的产业转移步伐加速,也是近年来区域间人口流向发生微妙改变的重要原因。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得益于产业转移,四川常住人口数量变化在2010年迎来一个拐点。当年,四川常住人口总量减少到8041.8万人,2000-2010年间累计减少193万人,平均每年减少19.3万人。

  但自2011年起,四川常住人口总量开始逐年递增,保持较大增长幅度。2017年四川常住人口8302万人,比2010年8041.8万人累计增加260.2万人,创2000年来四川常住人口总量的新高。

  其中2011-2017,平均每年增加37.2万人,常住人口规模实现连续7年增加,尤其是2015年、2016年、2017年增加较多。

  而四川,只是近几年中西部多省人口持续回流的一个缩影。

  1.中西部人口持续回流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统计:

  中西部人口持续回流,“弱省会”终结?

  2017年,全国常住人口增量在20万以上的省市有17个。其中,有11个属于中西部省市。安徽、广西、新疆、四川的人口增量更是达到40万以上。

  这样的增量,对于过去最高每年流失上百万人口的大省来说,已经殊为不易。

  其原因,除了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的速度加快,加速了原有外出人口的回流,生育政策的持续放开,令安徽、四川这样的人口大省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有显著提升,也是重要因素。如安徽2017年自然增长的人口就有50.9万人。

  常住人口呈现出负增长的,只有上海、北京、天津、辽宁、黑龙江、吉林六地。尤其是上海、北京、天津,都是传统的人口流入热点地区,现在常住人口下降,具有较强的信号意义。

  上海、北京,与人口控制趋严,城市功能纾解,以及本就很低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有关;天津,自身经济的滑坡是重要原因,并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北京人口政策的影响。

  东北三省,除了众所周知的经济原因,老龄化严重导致人口自然增长率低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所以,总结起来,一个地方的“人气”,无论是增,还是减,说到底主要就是由经济和老龄化程度决定。

  2.人口净流出省份的地位未根本改变

  尽管作为传统经济强省的广东、浙江,依然处于常住人口增量的前两位,但总体看,中西部人口的回流加速迹象已经很明显。

  不过,需要厘清的一点是,虽然中西部多省的常住人口有了明显回流,但它们作为典型的人口净流出省份的状况,依然没有根本改变。

  比如,去年常住人口增量居全国第三的安徽,当年人口净流出数量仍达到15万人,高居全国第一,并且10年间共流失了962.3万人。

  中西部人口持续回流,“弱省会”终结?

  由统计数据可以看出,安徽、河南、湖南、四川、江西、湖北、广西、贵州等依然是人口净流出省份。这并非说现在的人口回流慢,而是过去长期以来,流失的人口实在太多。

  这说明,对于中西部绝大多数省份来说,人口回流,会有一个过程,人口流向的改变不会一蹴而就。反过来说,中西部地区发展的人口潜力,依然很大。

  未来中西部地区人口的净流出状况,得到根本改变,也就说明区域发展的差距真正缩小了。

  3.人口回流,中西部“弱省会”再见?

  如果说中西部省份的人口回流加速,在全国范围内,构成了各省之间人口的再分配,那么,回流人口在省内的流向,则又构成是二次分配。

  去年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7》显示:

  近6年,我国人口流动以跨省为主,但比例开始缓慢下降,省内跨市流动的比例缓慢上升,市内跨县流动则变动较小,说明人口流动的稳定性增强。

  毫无疑问,省内跨市流动,省会城市将扮演主导角色。

  最近,有媒体提出了中西部“七小龙”的概念。它是指在2017年,中西部GDP达到7000亿的7座城市:重庆、成都、武汉、长沙、郑州、西安、合肥。

  这七座城市在过去几年的快速崛起,具体原因有差异,但是大背景还是离不开产业转移给中西部带来的人口回流。

  不过,省会城市应不应该成为这轮人口回流机遇中的最大赢家,不能一概而论。

  仍以最具代表性的“七小龙”为例。

  论省会首位度,成都、武汉、西安、长沙,都在30%以上,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强省会城市。

  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首位度,仅是指GDP占全省的比重,未考虑省会城市与省内第二城的差距以及人口比重。如果加上这些综合指标,西安、长沙可能也不能算标准的强省会。

  中西部人口持续回流,“弱省会”终结?

  来源:第一财经

  相比较而言,合肥、郑州的首位度更是低于30%,特别是郑州,刚过20%,还属于典型的弱省会城市。那么,利用这轮人口回流的契机做强做大,机不可失。

  而对于成都、武汉、长沙来说,人口回流,它们依然可以预期是省内的最大受益者,但其它地级市更有必要抢抓机遇,奋起直追。

  这方面,在人口回流的大背景下,提出建设经济副中心的四川,可以说是具有很强的前瞻性和战略眼光。因为流出的人口,大部分就是来自非省会的地级市,这些城市若不能抓住人口回流的机会,也就意味着将把更多的人口拱手让给省会城市,最终区域间的发展差距,将被进一步拉大。

  换言之,人口回流机遇的分配,也是四川经济副中心之争的一个重要维度。

  但现实的看,人口回流给中西部省份的最大影响,可能并不在于一般地级市的崛起,而是“弱省会”的消失。

  中西部人口持续回流,“弱省会”终结?

  来源:第一财经

  从省会城市的人口占比看,“七小龙”中,长沙、郑州、合肥都只刚超过10%,与成都、武汉、西安有明显差距。

  如果能够利用好人口回流的机会,这些省会在省内的人气,将迈上一个新台阶,届时,中西部可能将迎来一个普遍的强省会时代。而这,又有利于吸引更多人口回流。毕竟,过去安徽、河南的人口净流出量高居全国前列,就与缺乏强省会的“定海神针”作用,有很大关联。

最新评论

   鄂ICP备18011456号 公安备案号:420100007858 - -

免责申明:武汉金融网文章均来源网友发稿或互联网转载,若有侵权请联系站务
客服邮箱:service#27jr.com - 反馈&投诉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0-2018 27jr Inc.

GMT+8, 2018-10-23 23:46 , Processed in 0.151575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