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27金融网

搜索
27金融网 首页 金融动态 查看内容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2018-4-12 22:13  CDB垃圾  查看: 748   评论: 0

昨日红途风控发布曝光可溯金融存在严重的问题,并罗列5方面的风险提示。网贷之星昨日推文中讲到红途发布的文章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今天红途发布推文《可溯金融超越e租宝的自融手段--骇人听闻的死人借贷标 可溯金融系列自融证据(一)》,文章标题很劲爆,内容并没有多少干货,同时守财注意到红途在文中有意歪曲意思,但是可溯金融在标的审核上做的很不合理(可能存在严重问题),后面会详细说到。


那先来看看红途的文章,有问题的地方进行点评说明:


2017年11月29日,“e租宝”案终审宣判,丁宁等人因集资诈骗罪、走私贵重金属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偷越国境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重刑。其中涉及金融犯罪行为的罪名是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于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间,在不具有银行业金融机构资质的前提下,通过“e租宝”“芝麻金融”两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发布虚假的融资租赁债权项目及个人债权项目,包装成若干理财产品进行销售,并以承诺还本付息为诱饵对社会公开宣传,向社会公众非法吸纳巨额资金。


然而,作为同样不具有银行业金融机构资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可溯金融”不仅与e租宝一样大量发布虚假融资项目,虽然集资诈骗金额比e租宝少很多,但违法犯罪持续时间比e租宝还长,更有骇人听闻的死人标的发布,在可溯金融面前,e租宝的金融犯罪行为相形见绌。


究竟可溯金融死人标的是怎么一回事,且看红途风控的穿透调查:


点评:认为两者平台没有对比性可言,红途有意放大可溯金融存在的问题。


一、可疑的四个标的:


为方便叙述,我们将以下四个标的分别命名为标的一、二、三、四。


标的一: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标的二: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标的三: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标的四: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通过以上四个截图中所披露的所有相关信息比对可知,四个标的借款人为同一借款主体。


经排查,该借款主体在平台仅此四个标。此四个标的所披露的项目描述及相关图片完全一致,那么该借款人何许人也。


二、锁定目标


以上四个标的均披露了经脱敏的借款人营业执照及身份证件,截图如下: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借款主体主要人身份证: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以下为来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一张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基础信息截图: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企业工商信息截图


由以上三张截图可以确认该借款主体为浙江省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类型为个人独资企业,不具有法人资格,借款人身份也可通过后面分析的相关信息加以验证。


点评:以上是红途深扒可溯金融的四个标的内容,通过验证情况属实。


三、萌生-幻灭-蒙混-自欺欺人


标的一(萌生)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从标的一的截图中可见,该标的于2016年9月24日起息,期限6个月,额度50万。


我们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找到一份与本标的借款主体相关的判决文书-《刘建英与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李益青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提及涉案刘建英借款给海峰炒货食品厂50万元,授信期限为2016年9月23日起至2017年9月22日,如下图: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中国裁判文书网


其部分截图如下: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中国裁判文书网


那么,刘建英何许人也?请看截图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工商信息截图


因可溯金融的运营主体是国鼎文化科技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由此可知,刘建英为可溯金融的原法人(2018年1月8日前),且标的一与判决书中的借款主体、授信额度、起始日期等高度一致,因此可判定:可溯金融涉嫌以刘建英为超级放贷人进行非直接借贷。


点评:以上内容同样属实,但是和平台目前发展似乎没有一丝关系,首先放贷人是平台前法人,其二,在网贷行业兴起之时超级放贷人并不在是少数,宜人贷的唐宁也曾经这样干过,同样在裁判书中并未提到该借款是来自平台,红途轻率判定可溯金融涉嫌以刘建英为超级放贷人进行非直接借贷。

 

标的二(幻灭)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1、涉嫌伪造借款手续


标的二于2017年3月19日起息,期限6个月,额度50万,表面看似乎是正常的续贷行为。然而,我们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与李某、童海峰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中发现,浙江省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的投资人童伟军于2017年1月17日死亡!截图如下: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中国裁判文书网


点评:红途用涉嫌伪造手续显然有点言过其实,而且巧妙引用法人代表的死亡来诱导进入误区,在可溯金融的标的借款方是公司而不是法人代表,所以二者有本质的区别,但是作为投资人应该知道,此类信披是否适当?风险系数大小,因此可溯金融是存在风险问题的。


而且,截至2018年1月25日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的投资人未进行变更,截图如下: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工商信息截图


可溯金融平台在该标的信息披露时明知童伟军已死亡,却仍然以原借款主体发布新的借款标的,难道可溯金融平台是与“死人”签的借贷合同?


点评:通过查询其他标的发现该借款主题信披信息出奇的一致,根据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信息,法人代表已经死亡,标的二、三、四都不在签署范围内,如此说明平台存在风控不严的问题,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平台自身利用借款主体信息发标,因为缺乏实际借款人所以以此旧资料忽悠。


2、掩盖标的逾期真相,涉嫌自融


我们现在已知标的二的借款人-浙江省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的投资人童伟军于2017年1月17日死亡,那么,标的一到期是否偿还并形成新的正常续贷(标的二)呢?请看上述中国裁判文书网两起判决书的截图: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中国裁判文书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中国裁判文书


由此可知,借款人浙江省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对于上述两笔截图中的贷款自2017年1月24日起即处于欠息状态,且发生本金逾期。可溯金融原法人已将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起诉,诉求法院判令其归还借款50万。因此,可溯金融在借款人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投资人童伟军已死,借款主体已完全丧失偿债能力并发生逾期的情况下,仍执意发标,企图掩盖标的风险真相,是赤裸裸的违法自融。


点评:可溯金融标的借款主体浙江省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法人代表死亡,标的也存在诸多不实,假如借款属实不能因为企业法人代表死亡就判定企业丧失偿债能力,这样的说法有歪曲嫌疑,同时注意到2月3日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发布的失信执行名单对此有回复: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失信执行通知中提到该企业有能力偿还却不偿还,说明该企业可能借此法人死亡,故意拖欠不还,实实在在的老懒。


标的三(蒙混)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企业投资人已死,平台持续发标


标的三于2017年9月13日起息,期限3个月,额度50万。可溯金融在已知借款人临安海峰炒货食品厂的投资人童伟军已死亡的情况下,再次坚持发标,且对标的所披露的信息未进行丝毫调整,且仍使用原证照及童伟军的身份证,造成企业处于正常状态的假象。可见,可溯金融蒙蔽投资人,以达到其掩盖标的逾期事实,进行非法自融的目的。

 

点评:这个标的造假的问题守财前面说到过,第一种就是平台自身风控部门存严重漏洞,可能同借款方有某种不正当利益关系,所以在借款主体法人代表死亡后还连续三次借款,绝对有妖气!第二种就是平台自身问题,多次重复利用借款人(实际借款人不知晓)发虚假标的,可能涉嫌自融。


标的四(自欺欺人)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可溯金融官网


标的四于2017年12月8日起息,期限3个月,额度50万。


可溯金融对于该借款人,连续违规发标而未被发现,因此已毫无顾忌,对标的信息披露如龛位一样保持原样不变,成了借尸还魂的“僵尸标”。由此可见,可溯金融自欺欺人;其掩耳盗铃的行为视政府监管于无物;肆意践踏国家法律;故意蒙骗投资人的资金,企图以庞氏骗局的手法掩盖坏账,已构成犯罪。


点评:其实在可溯金融发布的是四个标的中,只有第一个符合借款时间条件,其余三种同属于一种情况。


综述:


可溯金融以逝去的人作为标的借款主体,企图掩盖标的坏账而进行循环发标,其行为涉嫌违法自融!


可溯金融在明知借款人死亡的情况下,仍执意发标,故意蒙骗广大投资人,涉嫌严重的欺诈行为,其行为性质比e租宝的造假自融行为更加恶劣!


可溯金融为自身能达到非法占有投资人资金目的,罔顾国家法律,蔑视政府监管,肆意损害投资人权益进而已造成重大金融风险的行为必将同e租宝一样被政府严惩!


法律和正义有时也许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点评:首先提醒大家,借款主体法人代表死亡并不意味着公司就没有偿债能力,这是一种严重的误区。


特意咨询律师回复:公司法人死亡的情况下,可以召开股东大会,对公司的财产进行一个清理核算,然后偿还公司债务。法人个人的债务,与公司无关的,用法人个人的遗产偿还。我们看到以上标的借款主题均是公司而非个人。


在童伟军和民生银行的判决书中大家应该注意到仅仅是对死亡人起诉无效,对公司其他负责人和公司主体起诉依然有效,因此不能因为发人死亡就判定公司没有还款能力。


梳理后发现可溯金融的标的主要存在两大问题:


第一、平台风控部分可能徇私舞弊,在明知该借款公司已经有借款不还的情况下还持续给予借贷,平台风控系统是否有联合借款方一起行为?认为有这个可能,如此平台的风险可能就不仅仅是一两个借款方和标的的问题。


第二、平台自身涉嫌盗用之前借款主体资料,多次发标涉嫌自融,就是借款主体曾经在平台发过标,后来平台自身利用这些借款资料多次大量发标,形成自融。


可溯金融平台有严重的标的不实和标的造假问题,但是红途在曝光内容中多次歪曲事实,可以夸大风险,因此建议投资人对可溯金融标的进行深入挖掘,例如附近投资人去借款主体询问,或者电联核实等等,在可溯金融对此没有明确合理的答复前,建议观望。


网贷之 星(http://www.p2pxing.com)友情提示:网络借贷有风险 投资理财需谨慎

最新评论

   鄂ICP备18011456号 公安备案号:420100007858 - -

免责申明:武汉金融网文章均来源网友发稿或互联网转载,若有侵权请联系站务
客服邮箱:service#27jr.com - 反馈&投诉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0-2018 27jr Inc.

GMT+8, 2018-10-22 15:26 , Processed in 0.178006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