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27JR

搜索
27JR 首页 荆楚各地 查看内容
“中天维特”及“宝险柜”投资陷阱,幕后均为德州维多利特
2018-10-16 16:56  小晖  查看: 637   评论: 0

“中天维特”理财业务员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石榴中心的办公地点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胡巍 | 摄)

“当大家都觉得投资靠谱、放心把钱投进去的时候,突然出问题了。”今年3月,老田投资了一家名叫“中天维特”的企业。起初,每个月都能按时得到3%的利息(年化利率36%),老田的投资额度从开始的5万元,陆续追加到大约30万元,当9月10日“爆雷”时,老田和他的亲戚们合计投资了75万元。

“‘中天维特’从事装修业务,不仅在全国有实体的装修公司门店,在山东还有生产窗帘的工厂。”这是“爆雷”前老田所了解的情况。

像老田这样的投资者不止一位,他们起初接触的并非“投资”,而是装修产品。

有法律界人士称,“中天维特”吸引的此类投资累计超过3亿元。

>> 装修客户怎么变成了投资者?

小李曾是“中天维特”的员工,其工作是推荐所谓的理财产品。

“部分客户被我们带到装修公司门店时,仍是奔着装修去的。这样的门店仅在北京就有3家,都真正从事装修业务。但我们在体验馆给客户介绍完装修产品,就开始聊物价上涨、货币购买力下降……上了年纪的客户对这些内容格外敏感。”小李介绍说。

“这时我们就亮出所谓的理财产品。客户被带到体验馆的会议室,我们开始放映宣传片,进行口头宣讲,介绍这家门店的经营情况,公司智能装修产品的优势,各项专利、四大主打品牌等,我们还可以组织客户前往公司在山东的工厂参观。最终促使客户得出结论:‘中天维特’的装修业务利润丰厚,拥有广阔市场前景。加之企业的实体门店、工厂看得见、摸得着,投资年回报率高达36%,很多人便开始投资了。”今年7月入职的小李自己也进行了投资。

像小李这样的业务员,每拉来一笔投资,就能得到15%到17%的提成。“这是一笔很丰厚的回报,为了吸引客户,业务员甚至愿意自掏腰包组织客户前往山东参观工厂。

那么,投资者与“中天维特”签订的又是怎样的一份“投资合同”?据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的投资者介绍,他们签订的均是一份合同期限为6个月的“代理经销商合同”,投资者成了“中天维特”的“代理经销商”,投入的本金成了“代理商保证金”,合同期满后退还,利息成了“市场拓展费”,每月按保证金的3%计算,直至代理经销合同终止。

>> 9月份停止兑付本息,投资者维权陷分歧

老田投资后,每月都能收到利息,直到今年8月,情况出现了变化。

“‘中天维特’表示,从9月开始,年化利率要降到24%。但对于我们这样已经投资的老客户,如果在8月追加投资,6个月的投资周期内,利率仍然不变,即年化利率36%;之前未到期的可以续期,6个月内利率也不变。”老田介绍说,很多投资者不仅续期,并且追加投资。

据小李了解,这一轮仅在北京吸引的投资就超过亿元,而一家关注“中天维特”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则认为,“中天维特”吸引投资累计超过3亿元。

9月10日,“中天维特”突然宣布暂停兑付本金及利息,对于原因“中天维特”没有正式的官方答复。

如何解决当前问题?有投资者称,“中天维特”提出的一些设想包括:降低利率,暂缓兑付本金及利息;给公司一些时间,待度过困难期,恢复造血功能后再兑付本息……但记者接触到的投资者均表示,“中天维特”不曾和他们有过正式协商,自9月10日以来,他们就不再有人收到过本金或利息。

投资者开始“抱团维权”。维权者自发组建的多个微信群人数多在百人以上,投资者多来自北京,河北、东北等地的维权者也占一定比例。

据小李估算,在投资金额方面,20万元以下的投资者占七成左右,20万元以上的约占三成,并以老年人居多,“推销所谓的理财产品时,他们就是重点目标人群之一”。

“目前维权者的分歧很大,主要集中在是否走司法程序这点上。很多人认为,一旦走司法程序,‘中天维特’实控人曹小东等人可能入狱,陷入停转状态的‘中天维特’更加不可能兑付本息。此外,很多人认为曹小东还有能力经营好企业,最终会把钱还给我们。” 作为维权者代表之一的张强说。

但张强主张走司法程序。他根据自己对“中天维特”现状的观察,认为企业已经无力履约,目前最重要是避免更大的损失,趁曹小东等人尚未携款跑路,走司法程序对企业资产进行处置,拿回部分本金。

>> “中天维特”是否虚构旗下实体资产?

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记者找到4家公司名称中包含“中天维特”的公司。

在小李及一众维权者看来,“中天维特”概指与曹小东有关联的一系列公司,其核心是德州维多利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记者注意到,投资者签订的“代理经销商合同”的甲方正是德州维多利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并加盖该公司公章及作为法人代表的曹小东印。而在部分投资者合同封面的左上角,印有“中天维特集团”的logo。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搜索到“中天维特集团”微信公众号,其账号主体为德州维多利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该公众号对“中天维特集团”进行介绍时,未包含公司注册信息,但列明了15家“旗下分公司”。

小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集团下属的公司,大多法人代表并不是曹小东,“这些法人代表多与曹小东关系密切。”但这一说法目前尚不能得到证实。那么,投资者曾参观过的实体门店及工厂与“中天维特”又是怎样的关系?有维权者反映,“爆雷”之后,在北京的3家装修公司实体门店马上就和曹小东撇清了关系,不受理任何维权请求。

9月28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探访3家实体门店之一的梦想家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梦想家”)。“中天维特集团”微信公众号的企业简介显示,梦想家为集团旗下的公司。记者在企查查上搜索的信息显示,曹学成是梦想家的法人代表、总经理、董事。

梦想家的一位负责人接受采访说,梦想家专门从事装修业务,与“中天维特”一度存在合作,但是两家不同的企业,“他们为我们拉来客户,我们当然愿意”。

在采访过程中,该人士一开始表示对“中天维特”进行的所谓理财业务毫不知情,但后来承认,客户来到实体店后,梦想家的员工会介绍装修方面的业务,此后开展宣讲活动的小会议室,也的确在梦想家的办公场所进行。梦想家的员工也会参与小会议室的宣讲活动,主要讲解装修方面的业务。

记者问到梦想家法人代表是否为曹学成时,该人士表示,“可能很快就要更换法人代表”。那么曹学成与曹小东是否如外界所传关系密切?当记者问到这一问题时,该人士拒绝了采访,并嘱咐其他工作人员不要再让记者进入店面。

而小李一直认为,实体门店的员工就是他的同事。“我们包车来到门店,工作人员前来迎接客户,讲解装修,然后我们一起把客户带到小会议室,介绍装修及理财产品,我们就是同事关系,工作衔接十分顺畅,没有人提出过任何异议。同样,业务员把客户从北京带到山东参观工厂,也就是参观自家的工厂,没有任何障碍。”

“中天维特”理财业务员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富尔大厦的办公地点(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胡巍 摄

>> 实地探访“中天维特”北京办公地点:均已关闭

据小李介绍,他们从事理财业务的工作人员,在北京分属3处办公地点。这3处办公点是投资者办理相关手续、签订合同的地方。9月28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走访了位于石榴中心、富尔大厦的两处办公点,发现其均已关闭。

除了3处理财业务员的办公点,小李及投资者均表示,“中天维特”在北京亦庄还有一处办公点,是其在北京的公司所在地。9月28日,记者赶赴这处办公点时,在现场的几名工作人员均表示自己是中天艺美的员工,并介绍“中天维特”过去确实在这里办公,门外和前台曾挂着“中天维特”的牌子,目前已摘除但仍留有印记。

工作人员为记者拨通了一位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表示,中天艺美从事电子商务方面的业务,与“中天维特”没有任何关系,是两家不同的企业,但他与曹小东是多年的朋友。他承认“中天维特”曾在这里挂牌办公,但都是出于朋友互相帮忙。记者在这处办公点发现,有房间内住着外地来北京的维权者。

在企查查上查询显示,多家企业名称包含“中天艺美”,其中一家名为“中天艺美智能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曹小东为法人代表、经理、执行董事。还有一家名为“中天艺美(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企业,其法人代表、经理、执行董事为杨建国。

一系列关联企业和关联人物,他们与曹小东和“中天维特”到底是什么关系?面对投资者无法兑付的本息,“中天维特”会采取哪些措施?对于这些问题,记者数次拨打曹小东及此前曾与投资者联系的“中天维特”相关人士的电话,但均未接通。

联系不上曹小东的还有维权者,“但又不能说曹小东失联了,因为微信群里时常转来他的一些音频,主要是安抚人心,但对于维护投资者的权益没有提出任何实质性方案。”张强说。

9月28日,记者跟随张强等维权者找到一家关注“中天维特”的律师事务所,律师建议他们尽早向公安部门报案,但立案可能需要一定时间,且存在不予立案的可能性,因此建议维权者同时发起民事诉讼。有维权者告诉记者,自己曾到公安部门试图报案,但未获立案。该律所有关人员还透露,据他们调查,“中天维特”仍在运营,并在北京以外的地方不断融资,比如福建。

北京市北斗鼎铭律师事务所主任熊智分析认为,如果维权者的说法属实,那么“中天维特”及其实控人很可能已经涉嫌犯罪。他表示,在吸引投资过程中,如果装修公司的门店等实体明明不是曹小东的产业,而他又虚构了相关情节,那就涉嫌诈骗;如果没有虚构相关情节,但投资者人数达到一定规模,则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相比之下,诈骗的量刑更重。”

(编者注:文中涉及的投资者均为化名)

转自中国经济周刊

早在年初已有相关报道

===================================================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不知不觉到了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经历了今年p2p行业的波折起伏,想必各位投友有很多感触吧,不过年关将至行业似乎又要进入高危时刻,千里遥想去年的黑色1月,也不由得心惊胆战,所以深扒P2P也绝不敢丝毫松懈,尽力为各位投友降低风险。

  近日千里通过投友了解到了一家名叫「宝险柜」的平台,最初觉得这个平台取名还挺出彩,令人过目难忘,不过互金本质仍是金融,安全与否才是唯一的评判标准。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平台的官方宣传:宝险柜于2015年9月18日注册于北京,实缴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总部设在北京奈伦大厦,由中天维特集团发起成立,为集团「全屋智能整装」业务领域装修客户,通过平台解决资金需求。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而平台实际运营方为蓝海创业(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海创业)。该公司法人暨股东邓雨,另一股东即为中天维特集团旗下德州维多利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多利特新材料)。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千里在其股东方找到了维多利特新材料。而这家企业在2017年可谓是官司接连不断,并被2次强制执行。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据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人民FY于2017年9月19日所发指定裁定书,因维多利特新材料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冻结该公司银行存款400万元整。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而仅仅8天后的2017年9月27日,该公司又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FY强制执行,不过这一次,该FY发现被执行人维多利特新材料已无任何车辆、房产及存款。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由此可见,该公司现目前的财务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而千里发现平台法人暨股东邓雨名下还有另一家投资管理公司——北京盈科亚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科亚新)。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千里打开盈科亚新官网,来到该公司业务板块,不出意料,该公司的业务依然是依托维多利特集团,而图片所示的德州维多利特即是上文所述官司不断的维多利特新材料。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千里从官网的维多利特线下体验中心项目表发现该公司可谓雄心壮志,3年做到56亿年收入,5.6亿年利润。

  而官方也为投资人出示了所谓的风险管控。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图中预计维多利特集团17年收入能达到18亿元,年净利润达2.2亿,集团拥有400亩土地,而维多利特集团法人曹小东先生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为了加深对维多利特集团的了解,我们看看另一家官方宣传的旗下公司——北京永顺盈创遮阳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顺盈创)。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可发现该公司同样涉及多次被强制执行且已被纳入失信名单!,据16年底海淀区人民FY的裁定书内容可知曹小东名下机动车均被查封,其余无任何财产可执行,被执行人已被纳入失信人名单!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结合维多利特新材料与永顺盈创的各种被强制执行及失信,官方所谓的风险管控,千里不认为能给投资人任何保障。

「宝险柜」其实不保险

  与此同时,千里通过某第三方招聘网站发现北京盈科亚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马不停蹄全国性铺天盖地建立理财点,在此也希望各位投资人慎重。

  综上所述:

  1.宝险柜股东维多利特集团旗下-德州维多利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纠纷不断,于2017年9月27日FY所发裁定书-被执行人德州维多利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已无任何车辆、房产及存款。

  2.宝险柜平台法人暨股东邓雨名下另一投资公司-北京盈科亚新投资管理涉嫌为维多利特集团融资,而维多利特集团旗下另一公司-北京永顺盈创遮阳技术有限公司多此被执行且已被纳入失信人名单,据16年底海淀区人民FY的裁定书内容可知曹小东名下机动车均被查封,其余无任何财产可执行,被执行人已被纳入失信人名单!

  3.宝险柜母公司维多利特集团经营情况堪忧,旗下投资公司与p2p全国范围扩散中,风险颇大。

最新评论

   鄂ICP备18011456号 公安备案号:420100007858 - -

免责申明:武汉金融网文章均来源网友发稿或互联网转载,若有侵权请联系站务
客服邮箱:service#27jr.com - 反馈&投诉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0-2018 27jr Inc.

GMT+8, 2019-10-22 01:26 , Processed in 0.396813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